虞美人·弄梅骑竹嬉游日 近现代·佚名

虞美人·弄梅骑竹嬉游日

《虞美人·弄梅骑竹嬉游日》是近现代作家佚名的诗,虞美人·弄梅骑竹嬉游日的原文:

弄梅骑竹嬉游日。门户初相识。未能羞涩但娇痴。却立风前散发衬凝脂。

近来瞥见都无语。但觉双却聚。不知何日始工愁。记取那回花下一低头。

译文对照

弄梅骑竹,李白《长干行》: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”写小儿女天真无邪,嬉戏之状。
凝脂,凝冻的油脂,柔滑洁白,比喻人皮肤细白润泽。《诗·卫风·硕人》:“肤如凝脂。”
工愁,善愁。此指少女思春之愁。

想起儿时弄梅骑竹,一起嬉戏的日子。当门对户,彼此相识未久。她还未懂得羞涩,只是一味娇痴。故意立向风前,让纷披的黑发衬着她洁白的肌肤。近来乍一看到她时,彼此都无一语。只觉得双眉悄然蹙聚。两句写日渐长成,开始避嫌了。不知什么时候她才真正懂得春愁———记得那回在花前相遇,含情低下头来。

“娇羞之态”是姗姗少女的特权,也是豆蔻年华的自由情态,以前有,而今只剩下“双眉聚”,念念不忘“那回花下一低头”,往深一层,是对“真理之美”的一往情深。